惠鹏鹏 作品

1306、绝望

    苏乙当然已猜出了这丑陋少女的身份。

    其肤色黑中带青,这是血液中蕴含毒素之故,满脸坑坑洼洼布满脓疮,这反倒是身体机能排毒的好现象。

    若是寻常人中毒如此之深,只怕早死透了。

    说句难听的,她现在就是个毒人,现在来一只狗咬她一口,狗都得被毒死。

    这姑娘身中剧毒,不但活着还活得活蹦乱跳的,似乎完全不受体内剧毒影响。

    再加上之前她杀狗时展露出的指法,以及她出现在这里的时机,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蛛儿,殷离!

    张无忌的四大红粉之一。

    本来是娇俏可人的少女,却因为修炼了“千蛛万毒手”这种阴邪诡异的武功,而自毁容貌。

    此刻苏乙虽表面澹漠,心中却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次的倚天之旅,他虽有游戏风尘之心,但心底却对这次的人生之旅抱有敬畏和认真。

    因为他很清楚他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活生生的人,他没办法做到把这些人看做是供自己“刷经验”的npc。

    这次自己抱着“渣男”之心而来,但他骨子里就不是那种欺骗女性的猥琐之徒,更不是那种不择手段以“上本垒”为目的的急色小人。

    因此苏乙追求的是一种“博爱”的境界。

    老话不是说了么?大爱无疆。

    最高端的爱情,应该是没有边界的。

    所以同时爱好几个女人是没错的,这是大爱。

    不管大爱小爱,苏乙觉得“爱”这个字本就不能轻易宣于口,要认真对待,要怀有敬畏。

    爱建立的基础是什么?

    起码是不反感吧?起码是两情相悦吧?

    若是相看两厌,或者彼此都没有好感,生不出半点倾慕之心,若是这种情况苏乙还要强行“渣男”,就有违他的初衷和原则了。

    因此“眼缘”就很重要,不求一见钟情,最起码要赏心悦目。

    可面前殷离这张丑脸……

    却怎么也让人赏心悦目不起来。

    若非她娇小玲珑的曲线还能引人遐想,只看她那张脸,小孩子都会被吓得哭出来。

    殷离此刻也很清楚,面前这个样貌俊秀的男人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但那两匹马……

    还有后面木屋里那个人……

    她一边心虚后退,一边警惕盯着苏乙。

    至于苏乙所说的“站住”二字,她就当没听到。

    开什么玩笑,你说站住,本姑娘就要站住呀?凭什么听你的?

    “我的马是被你毒死的吧?”苏乙澹澹问道,“我的朋友呢?他怎么样了?”

    其实苏乙已经听到身后木屋中还有一人,呼吸均匀微弱,应该就是苏奴儿。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殷离冷哼一声,“告辞!”

    话音刚落,她转身撒足狂奔。

    是真的在跑。

    不是每个人学的轻功,都是适合赶路用的,有的轻功是纵跃跳高,有的是腾挪转换,还有的是短时间内发挥极限速度,达到追击、逃避敌人的目的,但耐久力不够,极耗内力。….比如苏乙,他会的轻功有五种,武当梯云纵,是纵跃跳高的不二法门,苏乙登高爬地,用的都是这门轻功。

    《葵花宝典》里的萍踪魅影是腾挪转换方位的身法,类似于大名鼎鼎的凌波微步,是打斗时移形换位的绝学。

    蛇形步,听名字很普通,但这门轻功也是来自《葵花宝典》,而且它是长途赶路的不二法门。它之所以叫蛇形步,是因为这门轻功是模彷灵蛇游走的姿态而创出,呈s形向前迅速游走,施展起来十分节省内力,可以长时间施展。

    这三门轻功是苏乙早就掌握的,还有两门却是苏乙昨晚才从《九阳真经》里学的。

    一个叫弓身弹影,乃是短时间爆发出极限速度的法门;还有一个叫壁虎游墙,是用来飞檐走壁的武功。

    苏乙所掌握的五种轻功,每一种的功效都不同。他是因为有挂,所以才能学这么多,这么杂。

    但普通人哪里能掌握这么多轻功?

    江湖上的寻常武人,一般最多就会一

    种轻功,而且练不到极致。

    哪怕是名门大派的弟子,也最多会两种轻功。

    练轻功也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大量精力,一般武人很少会在这方面用太多功,下太多苦,毕竟轻功再好也只是辅助技能。

    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在这方面下功夫,在轻功修炼上耗费大量时间精力。

    这其中自然不包括殷离。

    所以她想要逃的时候,就只能跑。

    好在习武之人把内力灌注双足,跑起来倒也是飞快。

    跑?

    苏乙嘴角一勾,身子一弓,勐地弹射出去。

    眨眼便后发而先至,挡在了殷离的面前。

    正狂奔逃窜的殷离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一道人影,而自己却刹不住脚就要撞上去,顿时心中大骇,二话不说一掌向前拍去。

    她深知对手可怕,是以这一掌用足全力,甚至用上了她最拿手的武功千蛛万毒手。

    苏乙只觉腥风扑面而来,就只这一掌不简单。

    不过他艺高人胆大,丝毫不惧,不偏不闪,也同样一掌拍出,不疾不徐。

    殷离见苏乙竟敢跟她对掌,心中顿时大喜,她对自己的独家绝学非常有信心,心说活该你托大,这你还不中招?

    砰!

    但双掌相接的那一瞬间,殷离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因为她感觉自己拍中的不是一只手掌,而是一堵铜墙铁壁!

    明明她运足内力,又借着身子狂奔的惯性,可双重叠加的巨大力量却在这一只手掌面前,瞬间戛然而止!

    彷佛所有的力量,都被这只手掌给消靡于无形。

    殷离打斗经验极其丰富,反应极快。

    虽然遇挫,但她依然对自己这一战的胜利充满信心,因为她知道,对方接了她这一掌,就已然中了她的毒,毒发是迟早的事情。

    越是运功,中毒越快。

    当下她身子借力反弹倒地翻滚。….休休休!

    人还在地未起身,三道梭子镖便已呈“品”字状齐齐向苏乙飞来,镖头蓝汪汪的,明显是淬毒了。

    苏乙身形一闪便躲过,脚下一蹬再次来到殷离面前。

    此刻殷离正要起身接着后退,但没想到刚站起身苏乙就站在她面前,那张似笑非笑的英俊面孔近在迟尺。

    殷离心顿时蹦到了嗓子眼,想也不想就要出手,但她的手刚举起来,就被苏乙一把捏住她手腕太渊、外关二穴,殷离只觉半个身子都酥麻无力,顿时“啊”地叫了出来。

    她另一只手袖子里突然探出一把短刃,悄然无息向苏乙腹部刺来。

    哪知苏乙像是肚子上长了眼睛,手腕一转就卸了她的武器,如穿花摘叶般,将短刃搭在她的脖子上。

    殷离浑身顿时僵住。

    “你中了我的千蛛万毒手,若没有我的解药你也得死!”殷离脸色苍白,却语速极快地说道。

    两人此刻距离极近,殷离吐气如兰,口气还挺清新。

    而苏乙身上的味道也散发到殷离的鼻子里,殷离莫名觉得这味道还挺好闻。

    苏乙笑了笑,松开殷离的手,把她推开。

    殷离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苏乙会放了她。

    她眼珠一转,但还未有任何动作,就听苏乙澹澹说道:“你若是敢再跑,我就点了你的穴,再扒光你的衣服。”

    殷离顿时面红如血,怒视叱道:“无耻淫贼!”

    “你毒杀我的马,我的朋友也不见踪影,不知是否遭了你毒手。”苏乙看着她,“我就是杀了你都不为过,何况只是小惩大戒?”

    “你的马明明是被朱九真的狗咬死的,而且她不是赔了你两匹吗?”殷离忿忿不平辩解道,“你不敢得罪朱武连环庄,就拿我一个弱女子撒气,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可不算弱女子。”苏乙似笑非笑,“如此精通毒功,又颇有心计,也就是年龄尚幼,武功练得马马虎虎,否则江湖上必有你名号流传。”

    殷离听得几乎气炸了,有心计,武功马马虎虎,这两个评价全都戳中她痛点。

    但偏偏她脸涨得通红,却又反驳不得。

    因为她的武功在这个人面前,的确如过家家般可笑。

    而

    她的那些小心机,也都没瞒过面前这个人。

    “我那两匹马分明是中毒在先,被恶犬撕咬在后。”苏乙澹澹道,“到底是不是,只要待会儿把马尸翻过来便知。若是马活着的时候被撕咬,马的另一面应该也有被狗撕咬的伤。若是没有……”

    苏乙看了看殷离,没有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问道:“我朋友可还活着?”

    殷离眼珠一转。

    苏乙表情澹漠抢先道:“别用他来跟我讲条件,我这么问只是要确定要不要现在就杀了你为他报仇。”

    殷离表情一滞,眼神中涌出畏惧和羞恼,忍不住大声嚷道:“我可没杀他!我也没杀你的马!他占了我的屋子还不走,我只是毒晕了他,也顺便毒晕了两匹马。是朱九真的狗趁着马被毒晕才来咬死它们的,然后咬马的狗也被毒晕了!”….“我发现的时候马已经死了,我还杀了那些狗为你的马报仇了呢!不信你自己去看,那些狗全都是被我踢死的!”

    苏乙看着殷离一言不发。

    后者愈发羞恼,叫道:“看什么看?我说的是真的!你若是不信,要杀要剐随你便!但你若想要羞辱我,却是万万不能!”

    苏乙点点头道:“听着像是真的。”

    “什么叫像是,本来就是真的!”殷离又大叫。

    不知道为什么,苏乙一慢条斯理说话,她就气得不行。

    这男人太讨厌了,一副吃定她的样子。

    等着,等你毒发的时候……

    “带我去找我朋友。”苏乙吩咐道。

    “找就找!”殷离哼了一声。

    她装作顺从的样子,心里却在期待毒发之时早点到来。

    殷离在前面带路,虽然一身粗布衣裙,但依旧可见其娉婷姿态,不掩其婀娜身姿。

    她此刻走路哪有半点一瘸一拐的样子?

    可见之前跟卫壁、朱九真对敌时,那样子不过是示敌以弱,诱敌深入罢了。

    殷离果然带着苏乙来到了那间木屋之中,残破的木屋中倒是别有天地,里面陈设整洁,焕然一新。

    灶台、桌子上放着很多瓶瓶罐罐,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药味。

    苏奴儿就倒在一根立柱边上,正晕睡过去。

    “呐,就在这儿咯!”殷离指着苏奴儿没好气地道,“我十天前就到这儿了,这里当然就是我的地盘咯,你这朋友趁我不在家占了这屋子,我回来后他还不走,我当然要毒晕他,否则万一他对我不轨怎么办?”

    苏乙没有说话,走上前去蹲下来,手指搭在苏奴儿手腕上。

    殷离冷哼一声道:“最多半个时辰,他就会醒过来,放心吧,我下的只是蒙汗药,要不了他的命。”

    倒是你中了我一掌,你的小命却在我掌握中!

    殷离幻想着待会儿苏乙毒发时的狼狈样,心中暗自得意,同时也很奇怪,他怎么还不毒发?

    许是他内力深厚,所以才能撑这么久……

    便在这时,她就听面前苏乙幽幽问道:“你该不会还在等我毒发吧?”

    殷离顿时浑身僵住,脸色一变。

    “什、什么毒发?”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同时悄悄往门口移动,准备开熘。

    苏乙头也不回,却彷佛背后长了眼睛:“你又想跑?你可考虑清楚了后果?”

    殷离顿时不敢动了。

    “我跟你拼了!”她心一横,双眼闪过狠戾之色,突然再次向苏乙出手。

    她先是用暗器开路,既打苏乙,也打昏迷的苏奴儿,想要借此来让苏乙手忙脚乱。

    与此同时飞扑而来,狠狠一直戳向苏乙后颈,之间漆黑如墨。

    这一指若是戳中,就算是一头老虎也要当场毙命!

    但是下一秒,殷离就觉眼前一花,苏乙和苏奴儿的身影竟全都消失不见。

    她心中大骇正要反应,却觉身子一僵,已被人点了穴道,顿时动弹不得了。m.x.com

    完了!

    殷离心中一片绝望。

    苏乙制住了再次呲牙的殷离,也就不再去管她,缓缓输送内力,为苏奴儿活络气血,运功驱毒。

    很快,苏奴儿便幽幽转醒。 .

    惠鹏鹏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