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单枞 作品

1335、太妃不当大冤种(10)

    瞬间,外面一片死寂,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大家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那人说的是什么?

    皇帝更是失去了表情,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里面那位小太监的话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儿后,终于有机灵的妃嫔觉察到了这其中的惊涛骇浪,不过她不想错过这么一个能把温从韵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机会,别说温从韵不受宠就碍不着她什么,只要温从韵还是皇帝的妃子,那她们就注定是敌人,所以敌人还是越少越好。

    于是那个妃子装作被吓坏了的模样,大声反斥那小太监:“你胡说什么?温昭容是陛下的妃子,陛下还在这外面,温昭容床上怎么可能有男人?”

    她这哪里是为温从韵解释?说是火上加油还差不多。

    果然,听见她这话之后,皇帝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瞬间扭曲起来,双眼更是怒睁,布满了血丝,如果此时温从韵就在他面前,他能活活地掐死她。

    皇帝一言不发怒气冲冲地往温从韵的寝房走去,其他妃嫔们互相对视几下,瞬间心有灵犀,也跟在皇帝身后走了进去。

    温从韵的寝房处在芳韵宫最里面,而大火是从芳韵宫门口烧起来的,大家又救火及时,因此火势只烧到了温从韵寝房外面就被扑灭了,所以温从韵的寝房除了被外面飘进来的烟熏过之外,算是完好无损了,里面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等皇帝亲眼看到温从韵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紧紧纠缠在一起,身上还一丝不苟的时候,他眼前一黑,几乎昏过去了,不过幸好他身体还算不错,即使受到这么大的刺激也撑住了。

    他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床上这对光着的男女,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了,而大太监被他手抓住的胳膊都快被他捏断了,但大太监不敢在这时候发声,只好忍住了这痛苦。

    “呀!温昭容……她怎么敢背叛陛下!”机灵的妃子小声惊呼,其他妃嫔们看见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也都用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嘴,不知道是怕自己惊呼出声,还是怕自己的笑意被人看出来。

    “来人!把这对狗男女给我泼醒!”皇帝咬牙切齿地吩咐道。

    很快就有侍卫端着一盆冷水进来,狠狠地泼到了床上那两人身上。

    路时初用的并不是效力太强的迷烟,所以这盆冷水一泼,温从韵和方铮就悠悠转醒了。

    温从韵刚醒过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时候,就看见皇帝脸色黑如煤炭地站在她床边,她就条件反射似的露出笑容来,说:“陛下,您来看我啦?”

    皇帝见她居然笑得出来,顿时更是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他狠狠地一巴掌扇到温从韵脸上,骂道:“温氏!你还有脸对朕笑?”

    温从韵终于被皇帝一巴掌打醒了,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情况后,瞬间惊慌地尖叫一声,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晕死过去好不用面对如今的状况,她知道自己完了。

    方铮也反应过来自己和温从韵是被人捉女干在床了,他也惊慌起来,但到底还是最爱温从韵,因此立刻很有担当地把温从韵护在身后,双眼紧紧地盯着皇帝,说:“是我强迫从韵的,她是被逼的,并没有背叛你。”

    “呸!你当我是傻子吗!?”皇帝气得连朕的自称都不喊了,指着方铮就吩咐侍卫,“把他的腿给我打断!”

    侍卫们立马一拥而上,方铮本来就对抢走了自己心上人还不珍惜的皇帝心底有怨,这回见自己要被抓,于是立马反抗起来。

    然而虽然他武功不错,但能入宫中当侍卫的人武功也不可能差,更何况他们还人多,于是很快,方铮就被侍卫们抓住,狠狠地打断了两条腿。

    方铮的惨叫让温从韵浑身一抖,然而她如今自身难保,根本不可能为方铮求情,便只好当做没听见。

    “温氏,你有什么要跟朕说?”皇帝咬着牙问温从韵。

    温从韵即使平时心机深沉,很有计谋,但这场捉女干在床还是让她慌了,因为怎么看她都逃不过去。

    不过她还是有点急智的,因为她不想死,于是她慌乱地扑上前猛地抱住皇帝的腿,抬起小脸哭得梨花带雨、慌乱无措地说:“皇上!臣妾什么都不知道,臣妾昨晚睡着了,一醒过来就是现在这个模样了!皇上,您要相信臣妾,臣妾肯定是被人陷害的啊……”

    温从韵对着皇帝一番哭泣辩解,双眼红肿、涕泪横流,别提多可怜了,好像自己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一样,然而,不管她如何否认辩解,皇帝都并不相信她,男人最恨被人戴绿帽,尤其是皇帝这种说一不二的自尊心极强的男人,亲眼目睹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跟其他男人搞在一起,他愤恨得连生吃了温从韵的心都有了。

    “温氏,你是不是也当朕是个傻子?”皇帝气极反笑了,掐住温从韵的脸颊,凶狠地说,“敢背叛朕,朕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温从韵慌得浑身发寒,但还是不得不哭着否认和求饶:“陛下,臣妾真的没有背叛您,都是那人害臣妾的啊,臣妾冤枉……”

    “陛下,既然温昭容喊冤,不如调查清楚后再说,要是真的冤枉温昭容就不好了,如果没有冤枉,那温昭容也就无话可说了。”贵妃柔柔地对皇帝说道,“臣妾记得温昭容身边伺候的丫鬟都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应该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不如陛下让人审问一下她那两个丫鬟?”

    “好,去审她两个丫鬟!要是不肯招供,就直接打死!”皇帝冷冷地盯着温从韵说道。

    而温从韵听见自己的贴身丫鬟要被审,就已经浑身都瘫软了,因为她的两个丫鬟还真的对她和方铮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后悔了,后悔不该留着自己这两个丫鬟,后悔没有早早清理掉自己曾经有个青梅竹马的痕迹,她知道自己此时大势已去,她心如死灰地瘫软在床上。

    其他妃嫔们看见她这幅绝望的模样,却个个心情愉悦,对于她们来说,温从韵彻底爬不起来了才是最好的。

    (本章完)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