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下了几场雨,刮了几场风,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黎母给黎楠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到江边别墅了,问黎楠和周宴什么时候到。

    黎楠扣着袖口,道:“快了快了,这就出门了。”

    他撂下手机,专心对付这副钻石袖扣。

    周宴推门进来,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装,贴身的衬衣是白色的,显出少年的俊朗,丝绒质的西装外套却衬得他一身气质低调而奢华,像是中世纪的英国贵族。

    黎楠看的挪不开眼,周宴笑问:“好看吗?”

    “好看!”黎楠道:“我男朋友最好看!”

    周宴笑了,俯身给他系上领结,一双手灵巧的在丝绸之间穿梭,一个好看的半温莎结就成了。

    “怎么样?”黎楠有些紧张。

    周宴蹭了蹭黎楠的侧脸,道:“像是城堡里走出来的小王子。”

    黎楠很开心的笑了。

    周宴打开门,冲他伸出手,“走吧,我的小王子。”

    宴会在江边别墅举行,周母和黎母出来接他们,一看见黎楠,周母就笑道:“楠楠越来越好看了。”

    黎母挽着周母,笑道:“他还是那个皮样子,倒是你家的周宴,哎呦,你看看长得多俊俏呢!”

    周母就笑了,谈笑几句,周母推推周宴,道:“先带楠楠去见爷爷。”

    周宴点头,带着黎楠去楼上见周爷爷。黎楠把带来的礼物放在桌子上,笑道:“祝爷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周爷爷上了年纪,但是头发还没有全白,他穿着檀红的唐装,手里拎着一把拐杖,脸上带着笑,是很慈祥的模样。

    “楠楠有多久没来看我这把老骨头喽!”

    “这不是怕扰了爷爷的清净吗?”黎楠笑道:“爷爷要是不嫌弃,我哪怕天天来呢?”

    周宴道:“我看你又想逃课了。”

    黎楠哼了一声,周爷爷笑呵呵的拉过黎楠的手,道:“年轻人嘛,活泼点是好事。可不要学阿宴,小小年纪装的这么老成,多没意思。”

    “就是就是。”黎楠给周宴做了个鬼脸。

    “楠楠不小了,”周宴道,“爷爷,我们今天订婚呢。”

    周爷爷笑道:“记得记得,瞧你这样子,生怕别人把你媳妇抢走了似的!”

    周宴笑了,道:“要不是怕人把他抢走,我也不能这么着急啊。”

    爷孙三个说笑一回,周宴领着黎楠下来。刚走到楼梯拐角,黎父匆匆走过来,对黎楠道:“正找你呢,你小叔回来了。”

    “小叔也来了!”黎楠喜出望外,他回头看向周宴,周宴点点头,道:“去吧。”

    黎楠就跟着黎父一块离开了。

    “小黎楠这两年真是越来越好看了。”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把手里的香槟递给周宴。

    周宴接过香槟抿了一口,道:“我以为你还在国外呢。”

    那个人走出来,他长得很俊俏,眼角带着一股子风流。这是周宴的堂哥,周家大伯的养子,周淮。

    周淮倚着楼梯角,道:“你得尝所愿,作为你的堂哥,我不得回来恭喜恭喜你?话说回来,以前只听说黎楠脾气不好,没想到他长得这么漂亮。”周淮笑道:“你要是再等两年,估计就落别人嘴里了。”

    “落谁嘴里?”周宴漫不经心的问道。

    “还能有谁?”周淮抬了抬下巴,看着走过来的人。

    魏英奕端着一杯红酒,脸上挂着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周宴表弟,订婚快乐啊。”

    周宴勾了勾嘴角,“表哥,好久不见了。”

    “是啊,”魏英奕道:“我毕竟跟表弟不一样,谈个恋爱结个婚就能拿到公司的股份。”

    周宴和周淮对视一眼,都不是很想搭理魏英奕。

    魏英奕却不放过他们,道:“还是周宴表弟有手段,三两句就把黎家的小孩弄到了手。你能得到黎家的支持,外公一定很高兴吧。”

    周淮嗤笑一声,“我说表哥,你当拍电视剧呢?人家两个青梅竹马的,到年龄了可不就得结婚。瞧瞧您这副眼红的模样,真难看。”

    魏英奕面有怒色,“你胡说什么,谁眼红了?”

    “谁对号入座了就说谁呗。”周淮道:“你难道不想着黎家的钱,你们魏家人不就擅长从妻子娘家手上获利吗?”

    “周淮!”魏英奕怒发冲冠。

    周淮毫不畏惧的看回去,魏英奕当然不能在周家人的地盘上做什么,气冲冲的走了。

    周淮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一个不姓周的人还天天想着周家的钱,也不怕别人笑话!”

    周宴看着杯子里流光溢彩的液体,道:“跟他计较什么,没得恶心自己。”

    黎楠跟着黎父走到靠近宴会门口的地方,黎母正拉着黎景说话。黎家二老去得早,黎景从小就是黎母带着,后来黎景报考了警校,这一度让黎母很自责,觉得是自己没照顾好黎景,才让他一个oga去做那些出生入死的事。

    “小叔!”黎楠很激动,要不是穿着修身的西装他能扑在黎景身上。

    黎景回过头,露出一张跟黎楠有三分相似的,同样过分绮丽的脸。

    他赶过来的很匆忙,连西装都是凑合换上的。在他身边,站着一个严肃沉稳的男人。

    “这是我上司,”黎景道:“一块出差,好不容易挤出时间来的。”

    那个男人跟黎父黎母问好。他一看就是那种长辈们会喜欢的样子,沉稳可靠,长得也很不错。黎母很快同他攀谈起来,言语间无非是请他多多照顾黎景。

    黎景在跟黎楠嘻嘻哈哈。

    周宴走过来,对着黎景微微欠了欠身,“小叔。”

    黎景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周宴?好久不见啊。”

    周宴笑笑,对黎楠道:“快开始了,爷爷叫我们过去。”

    黎楠跟着周宴去了,黎父也跟着往前头去,黎母扯了一把黎景,道:“过来,有事跟你说。”

    黎景只来得及从长餐桌上拿块马卡龙。

    宴会厅中的欧式水晶吊顶光彩夺目,西装革履的男人和礼服蹁跹的女人们站在宴会厅中,个个都不遗余力的表现出自己的优雅和品味。红酒和香槟的气味交叠,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恰到好处的笑。

    周爷爷站在大厅中间的楼梯上,他身边站着周宴和黎楠。他先说今天是自己的七十整寿,感谢来赴宴的各位,接着宣布周宴和黎楠订婚,说这是周黎两家的喜事。

    他宣布完毕,大家纷纷上来贺喜,说这两个人年轻人般配,从小一起长大,是锦绣良缘,天作之合。

    两家父母脸上挂着笑,应和着生意伙伴或者别的什么人的敬酒。魏英奕混在人群里四处搭话像个小丑。周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楼上,身边跟着他青春期叛逆的妹妹。黎景端着餐盘待在角落里,挖了一勺子蛋糕喂给身边站着的男人。

    一片热闹喧嚣里,周宴看向黎楠,正好对上黎楠看过来的眼,他眼里亮晶晶的,像是香槟酒浮动的气泡,一个一个跳出来,都是甜美的味道。

    宴会过半,新人变得不那么重要,大家各自聚在一起谈谈新的政策,谈谈新的项目,谈谈周黎两家结合后的新格局。黎楠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出了宴会厅。

    天上星子点点,可惜没有路灯明亮,花园中央有一个大水池,喷泉的水溅出很多水花。

    黎楠坐在休息的长椅上,桂树的香气飘得很远。

    “这么在这里坐着?”周宴转到黎楠面前。

    “里面太闷得慌了,”黎楠道:“他们说的我都听不懂。”

    周宴在他身边坐下来,黎楠手撑着头,指着面前的水池道:“就是这里,那时候,我就把你推进了这里。”

    “是啊,”周宴道:“弄得我满身是水,我当时都要气疯了。”

    “你还说呢!”黎楠不满道:“你后来把我吊起来打。”顿了顿,黎楠道:“操!想起来就生气。你真应该感谢我现在没有半道溜走!”

    “你要是溜了,不说我,你爸就不会放过你。”周宴声音柔和了一些,“喝酒了?”

    黎楠摸了摸自己的脸,伸出手指头比了比,“喝了一点点。”

    “味道怎么样?”

    黎楠撇了撇嘴,“还不如我的肥宅快乐水。”

    周宴笑了,他理了理黎楠的领口,道:“宴会的餐桌酒都是中等的酒,口感和家里那些藏酒不能比。”

    黎楠捉住他的手,道:“你给我看看。”

    “看什么?”

    “戒指啊!”周宴修长的手指上套着一枚指环,八棱边,镶了八颗碎钻,简约又大气,还有点独特的小心思,是黎楠逛了一整天选定的东西。

    黎楠看看周宴的手,又把自己的手放在周宴手边,两枚戒指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周宴看着傻笑的黎楠,忽然问他,“如果我骗了你,你会生气吗?”

    “骗我?”黎楠哼笑,“从小到大,你没少骗我。小时候骗我帮你跑腿,后来骗我帮你上课!妈的,周宴我真是越想越生气!”他拽住周宴,“你让我打一顿吧!”

    周宴让他松开手,道:“你打不过我。”

    “胡说,”黎楠道:“我跟我小叔学过格斗,一打五没问题。”

    周宴叹了口气,“你一定要在咱们订婚的时候打我吗?”

    黎楠也觉得不妥,他嘿嘿笑了两声,凑上前亲了亲周宴的下巴,道:“那说好了,你先欠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