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江奇逸很快就把剧本写好了,于泉借了一个闲置的舞蹈教室,一群人就开始有模有样的排练开了。

    周宴找来的衣服是人家话剧团的衣服,里外好几件,还有头饰和道具,讲究得很。

    黎楠看见张君瑞那一身行头的时候就打退堂鼓了。

    “我才不要穿这一件,看起来跟崔莺莺的裙子似的。”

    班长拎着衣服走过来,“你想穿也穿不成,你不够高,张君瑞的衣服穿不起来。”

    “我不够高?”黎楠难以置信,“我不够高吗?”

    周宴道:“人家演员脚上要穿厚底靴,所以衣服都会做的很长。”

    “这还差不多。”

    班长把张君瑞的衣服给周宴,崔莺莺的衣服给黎楠,“这一件你穿上应该正好。”

    黎楠拒绝,“打死我都不会穿裙子。”他伸手挑了一件灰扑扑的衣服,道:“我演小和尚好了。”

    班长本来也只是想借借黎楠的人气,管他演什么呢,哪怕演一尊佛像呢。

    第一场是张君瑞和崔莺莺初见面,在佛殿之上,小和尚引着张生,正好撞见红娘和莺莺,乍见之下,你欢我喜,女孩儿拈花垂首,书生魂飞天外。

    “停停停!”班长叫道:“张生见崔莺莺,是小姐动春心,不是和尚动春心,小和尚笑的这么花枝乱颤干什么!”

    大家一哄而笑,黎楠脸色微红,“笑什么笑。”

    周宴也在笑,他穿着长衫,拢着水袖,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后脑垂下长长两条绦带,真的是个翩翩的浊世玉人。

    “你也笑我!”

    周宴道:“别人能笑,我不能笑?”他伸手点了点黎楠的下巴,做出一副风流模样,“小师傅好生霸道。”

    黎楠胡乱拍下他的手,跟着其他人从头再演一遍。

    “停停停!”班长又叫道:“张生,你能不能看看你的莺莺小姐。小和尚是俊俏,你也不能老盯着人家。”

    大家又笑起来,黎楠气的耳朵尖都红了,周宴却是一副从容模样。

    几番下来,张生和莺莺愣是没擦出一点火花来,班长怒而换掉男主角,让周宴跟黎楠一块去演和尚了。

    于是张生和崔莺莺在前头欲掩半掩含羞带臊,两个不正经的和尚在后头你来我往眉目传情。

    排演一上午,班长宣布解散,明天下午接着排练。同学们收拾完东西三三两两的结伴去吃饭。

    江奇逸拿着手机走到黎楠面前,道:“一上午,张生和莺莺没怎么,你俩倒是凑一块去了,你看。”

    手机上的照片是江奇逸拍的周宴和黎楠,他们两个站在一边,穿着灰扑扑的和尚衣服,黎楠偏着头跟周宴说话,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星星。周宴微微低下头听他说话,两个人凑在一起,有些耳鬓厮磨的意思。

    黎楠看了一会儿,道:“拍的不错,回头发给我。”

    他回身叫周宴去吃饭,问江奇逸:“一块?”

    “不了,”江奇逸揶揄道:“狗粮我已经吃饱了。”

    黎楠哼了一声,跟周宴一块走了。

    下午有一节体育课,天气好,雪化了大半,偶尔有些堆积的雪跟垃圾混在一起,化出的水都是脏的。天气冷,跑两圈就有一些身体弱的学生岔了气,老师一边感叹说学生体质不好,一边让大家自由活动。

    黎楠和于泉跑去别班打篮球。

    中场休息的时候,江奇逸过来找黎楠,面色凝重。于泉拎着一瓶水,问:“怎么了?”

    江奇逸把手机给他们看,“这个贴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黎楠接过手机,这贴子热度很高,每秒的参与量都在更新。内容是与周宴有关,上面说,周宴性格恶劣仗着家里有钱胡作非为,仗势欺人,逼走六中的一位优秀教师。还曝光说周宴曾经强制oga并对其标记,几次进出心理安全研究中心,是个很危险的alha,直到现在也是心理安全研究中心的重点看护对象。

    底下配了几张图,一张是周宴被一群身着白色衣服的人簇拥着关进车里的照片,背景是黎楠家的别墅。这是当初周宴被带走的情形。

    还有一张是周宴的照片,他穿着一种特制的白色衣服,脸色苍白阴郁,十分消瘦,背景是研究中心的隔离室。

    这张照片黎楠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周宴,黎楠也没有见过。

    底下已经有很多人跟贴,有为周宴辩护的,但是被喷的很惨。

    还有一张周宴和孟沉的照片,爆料人说孟沉是研究中心的心理医生,周宴目前还处在研究中心的监管中。

    他说的严谨,照片也是很好的证据,已经有很多人跟风骂周宴。

    “这,怎么会这样?”于泉看向黎楠,黎楠从衣服堆里翻出自己的手机给周宴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接电话的人并不是周宴。

    “我是孟沉,”孟沉道:“有人匿名举报周宴说他身处易感期,有伤人的倾向,周宴被带回了研究中心。”

    “周宴不在易感期啊!”黎楠道:“你们弄错了吧。”

    孟沉犹豫了一会儿,道:“周宴现在还在做检查,如果他不在易感期,很快就会出去了。”

    孟沉挂掉电话,江奇逸皱着眉,“这条帖子一出来,周宴就被带走了,哪有那么巧的事。学生们一看周宴被带走,肯定都觉得贴子上说的是真的了。”

    黎楠面色凝重,他抓起自己的衣服,“我得去找周宴。”

    “你别着急,”江奇逸拦住他,“周宴不在易感期,就是在研究中心也出不了什么事,问题还是这个帖子。”

    黎楠咬了咬牙,问于泉,“发帖人能不能查出来?”

    “可以是可以,但是需要时间啊。要不然我先联系管理员,让他们把帖子封了吧。”于泉道。

    “封贴不就是默认了帖子说的都是真的。”江奇逸道:“这肯定是有人故意要整周宴的,周宴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黎楠皱着眉,“周宴能得罪什么人,大多是跟他家里或者生意有关的对手也不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那就是学校里的人。”

    “周宴这个学期刚转过来,能得罪谁呢?”

    江奇逸想了想,“唐诗?”

    “唐诗哪有这个能力?”黎楠摇头否决。

    正说着,黎楠的手机响了,是周宴打来的。

    “周宴?”黎楠叫了一声。

    周宴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几乎是瞬间,黎楠就放下了心。

    “你还好吧,你现在在哪?”黎楠问道。

    “我在孟沉这里,”周宴犹豫了一会儿,道:“做心理疏导。”

    黎楠一愣,“心理疏导?”

    周宴沉默了片刻,道:“我有事瞒着你,关于两年前的事···你要是想知道,等我回去,我会告诉你。”

    “那好,”黎楠喉咙动了动,“我等着你。”

    黎楠挂掉了电话之后就开始发呆,于泉看了看黎楠,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啊?跟帖子里说的有关系吗?”

    “算是有吧。”黎楠道:“我就是那个被周宴强制发-情后标记的oga。”

    江奇逸和于泉的眼里都透露着显而易见的惊讶。

    “两年前,周宴分化的时候出了意外。那时候我跟周宴待在一起,我们两个谁都没有意识到他在分化。周宴在分化之后迅速进入了易感期,他的信息素强度很高,迫使我提前分化。oga的信息素激化了正处于易感期的周宴,他失控了。”

    黎楠道:“说不好是谁影响了谁,如果我当时不在,周宴不会那么痛苦。他一贯自律理智,但是那一回,他差点把我咬死。”

    黎楠叹了一口气,“要不是他咬的太狠致使我的腺体受伤严重,我爸不能给我用国外的新药,也就不会将他的信息素留在我的腺体里。”

    于泉小小惊呼一声,“怪不得你们订婚这么快,我还以为是你有了。”

    黎楠一巴掌拍在于泉头上,江奇逸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就再没见过周宴。”黎楠垂下了眼睛,“我在医院见到了很多研究中心的人,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来问我当时发生了什么,我跟他们说是我先分化影响了周宴,后来他们没再来了。我小叔说漏嘴了我才知道,周宴当时的情况很不乐观,他好像被困在了易感期的状态里,说不准是心理因素还是生理因素····再后来我就没有周宴的消息了。”

    黎楠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周宴倏地一下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江奇逸和于泉对视一眼,“他这两年去了哪做了什么你都不知道?”

    “不知道?”黎楠道:“一点消息都没有。”

    “怎么会有人两年没有一点消息呢?”于泉道:“难不成他进山当野人去了?”

    黎楠剜他一眼。江奇逸若有所思,“这么说,帖子里的事有一部分是真的,那发帖子的人一定知道周宴这段事啊,会不会是周宴以前的同学?”

    “以前的同学肯定不是,”黎楠道:“知道这件事的,都是家里的人,这又不是什么好事。”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于泉道:“我被叫回家长能传的我三舅爷都知道,家里的人才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