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浮屠 作品

第914章 制定除魔计划

    柳婆婆轻咳了一声,缓缓说:“赫连家族显然是近期才参与到姚家阵营来的,他们没有参与到数十年前不老降术的布局,可以看成单纯的打手。

    必然也是以利诱之,至于答应给赫连家的人什么好处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赫连域这么大的岁数还出来卖命,可想而知,好处厚重。

    能让法师看重的好处就两种,其一是对修行有益处的物质,比如法器、冥晶之类的玩意,另外一种必然是秘法典籍。

    估摸着,就是两种之一。

    再有,不可能收买整个赫连家族,只是其中一部分人员罢了。

    目前,除了赫连域和赫连绽蕊之外,我们并不晓得还有没有赫连家族大高手身在局中?

    同理,华严宗和太降门中,到底有多少高手参与进来?也是未知数。

    所以说,吾等要是有所行动,必须一击必中,不给对方调兵遣将的机会。”

    柳婆婆深谋远虑的指出关键点。

    “婆婆高见。”

    我们异口同声,这不是拍马,而是真实反应。

    论老辣,在场谁也不及柳蒲航。

    “方妲,这是你对姚嫚珠的承诺,眼下,已经现出的元凶就无比凶悍了,姚坤算是好对付的,但盘灼烹和济忍,随便一人,都不是你能对抗的。

    更不要说,他们背后指不定还有各派高人跟着参与呢。

    再有,我需要提醒你一点,阳世律法很难在这些法师高手的身上起效。

    假设说,咱们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将其递交到阳世官家手中,即便将济忍他们逮捕下狱了,以他们的能耐,施展幻术或是替身术等手段,逃脱阳世律法制裁轻而易举。

    就说这姚坤吧,哪怕下狱了,凭借姚家的能量,想办法让其因病保外就医,那也是很容易的事。

    方妲,你还坚持用阳间律法收拾这些人魔吗?”

    左妆的话极端犀利。

    众人都把我看着,包括缩在墙角的姚嫚珠。

    我心头‘咯噔’一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以这些时日的所见所闻来判断,阳世律法很难惩戒济忍禅师这等恶僧。

    对方精通各类佛宗秘术,随便使用几手就能金蝉脱壳,且做的天衣无缝。

    准备个已经死亡的幻境场景,易如反掌。

    而答应姚嫚珠的承诺是,帮这对母子冤魂报仇雪恨!

    眼下,只看元凶的数量和身份,就让我举步维艰了。

    我再度起身,来回踱步,心头权衡、琢磨。

    五分钟内,设想了无数手段,但都被一一否决了。

    因为,左妆说的是实在话,依靠阳间律法,已经不能奈何这群人魔了。

    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是,以法师道上的规矩进行惩戒!

    “婆婆,我想好了,放弃阳间惩戒手段。

    既然是道上法师作妖,那就按照道上规矩办事吧,请婆婆教我,如何运用道上规矩,让这些魔鬼得到该有的惩罚和下场?”

    我对着柳婆婆深鞠躬一礼。

    “好,你不是个死心眼的,这让婆婆高兴。

    道上法师祸乱人间,乃取死之道,道上各派都有义务铲除邪魔,维护世间平衡。

    所以说,利用道上大义,对这些满手血腥不当人的家伙进行讨伐,乃是上策。

    左妆和宏吉以十万价格接下这事,哪怕现在事态的发展超出想象的大,我们也会执行到底的,这方面你不用担心。

    老身准备这般去做……。”

    柳婆婆缓缓说出后续计划。

    我听的两眼放光,深感婆婆的智慧之深。

    姚嫚珠在旁听着,本来死寂的眼,逐渐显现幽光,开始有了希望。

    一宿无话。

    翌日,灵堂那边传来吵嚷声。

    我们心中有数,并未去看。

    一小时后,满脸气愤的陈家人,护着陈师夺的棺材,离开了姚家。

    至于守灵夜失踪的两个龙虎山法师?陈家人心知肚明,必然是被姚家给害了。

    但势不如人,即便继续吵闹也无济于事,只能暂时忍辱负重的将陈师夺尸首运走,转头联络龙虎山高人以作计较了。

    事态发展完全在我方预估之中,只能安静的看着陈家人远离。

    明面上,还要安守本分的为姚嫚珠母子丧事进行操办。

    用过早饭后,我们一行四人,加上监工的赫连绽蕊以及莫戳出了姚家豪宅,深入邙山之中,为姚嫚珠母子的下葬选取吉穴。

    柳婆婆传音告知,暗中,有两个极为强大的高手跟踪着我们。

    不用说我就知道是盘灼烹和济忍。

    他们想以我为饵,早日钓出不知所踪的姚嫚珠母子阴魂。

    在此之前,我是安全的。

    但受限于十四天。

    估摸着,若是拖到十三天还没有勾出姚嫚珠母子,姚家就会对我动手了,在我身上使用邪法,增强和姚嫚珠母子之间的引力,人为的引出来阴魂。

    以十三天计算的话,我的安全时限只有四五天的时间。

    我方的诸多计划,都得在这四五天中安排下去。

    下葬吉穴哪是那么好找的?按照计划,我必然要找它个四天左右。

    所以说,这一天,虽然踏足了邙山诸多地域,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

    赫连绽蕊和莫戳也没有催促的意思。

    时光匆匆,转眼间三天过去了,吉穴还是没有踪影。

    关键是,姚嫚珠母子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附近,这必然让姚坤心急如焚,他肯定是怀疑恶僧济忍的占卜不靠谱了。

    第四天,我磨磨蹭蹭的,总算是在黄昏时分,选定了一处落葬穴位。

    此地按照葬经风水论,实乃上佳之地。

    结果通报给姚家,换来一句口头嘉奖,随之,让我选定落葬时日。

    我们返回姚家,装模作样的在诸多时日中挑选,挑中了一个适合的时辰,正是姚嫚珠死后的第十三日。

    也是姚家再也坐不住的日子。

    打算让姚家在姚嫚珠落葬之日对我们动手。

    他们,绝对没有耐心继续等待了。

    第十三日的夜晚,必然要以我为施法媒介,引姚嫚珠母子阴魂现身,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招。

    否则,不老降术将完全失败!

    那是姚坤承受不住的可怕后果。

    一旦失败,济忍和盘灼烹不但得不到诸多早就说定的好处,还会得罪姚坤背后的异界大能。

    这两个狠毒法师,绝不甘心功亏一篑。

    我们,就是在逼迫姚坤等人魔图穷匕见的露出恐怖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