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说梦人 作品

第四十章 尽量不迟到

    回到楼下,医院的病人都被引导回了病房,媒体的人倒是还在,但是显得不知所措。

    萧鹤到门口去迎巡检员,跟他们交流了几句后独自一人重新进到二号活动室。

    郑开朗还靠在墙上,看起来好像有点自我意识了,但是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而何为则盘坐在距离郑开朗几米远的地方,有点缓过来了。

    “何为。”萧鹤走过去,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何为不知道怎么称呼萧鹤,张了张嘴后道了一声,“谢谢长官。”

    “我救你只是因为职责所在。”萧鹤再次强调了这件事情,“正如我现在来确认你的态度,你愿意为你之前做的事情负责么?”

    何为看着萧鹤,并不是很明白萧鹤的意思。

    “校园暴力从来都不是一件小事。”萧鹤解释道,“也许曾经的环境给了你不用负责的机会,但不代表你没有伤害过其他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伤害的人也绝对不止郑开朗一个人。

    他从那个开朗的少年变成如今这样一个忧郁的中年,你现在应该知道原因了吧。”

    何为下意识低头两秒后小心翼翼的看向郑开朗,“我会面对的。”

    “你有这个态度就好。”萧鹤侧了一下身子,“巡检员跟媒体都在外面,去面对你该面对的吧。”

    听到这话何为表情一变,眼神来回躲闪后小声的问道,“长官,能不能...低调处理这件事情?”

    刚已经准备去看看郑开朗的萧鹤重新看向何为,“低调处理?什么叫低调处理?”

    “我承认小时候的我错了,但现在的我也确实改变了,我会用各种方式去补偿开朗,我希望这件事情不要面向媒体。”何为突然语速很快,好像是怕萧鹤听清楚似的。

    “你是希望这件事情的知情方到此为止,对于大众来说,你依然是那个海市优秀青年是么?”

    听着萧鹤这话,何为的脸上出现了一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争取道,“我现在也很努力的在做公益,努力的帮助海市,人无完人,为了十几年前的事情毁掉现在的我,我觉得是不是...没必要?

    而且我真的会对开朗负责到底,不管花多少钱,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治好他。”

    “你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愿意全力补偿了么?”

    “当然!”感觉萧鹤有松口的意思,何为赶紧抓住机会,“我认我曾经的错!”

    “既然你这么真诚,既然你真的打算去补偿郑开朗,既然现在的你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多好事,既然你认为你可以得到我的体谅,那你为什么害怕去面对大众呢?”

    何为愣了一下,忙摇头道,“网上那帮家伙跟长官您不一样,他们会因为一个人的一个错,直接否定掉他做的九十九件好事!”

    “可你说的那些人,记忆一般也不会超过一个礼拜。”

    何为又一愣,然后更疯狂的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我不能...长官,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不要让这件事情曝光,我不能因为小时候的行为,毁掉自己的一生。”

    “可你小时候的行为,把郑开朗的一生毁了!”

    萧鹤突然喝了一声,何为被吓的停下了摇头的动作,但只过了两秒,何为整个人像是嗑药了似的有些疯癫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不是故意的!

    长官,我这些年这么努力才有今天,我不能失去这一切,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一切啊!”

    何为越疯癫,萧鹤反而越平静,“何为,你好好想想,你能有今天的成就,真的跟过去的你,跟小时候的那个你没关系么?”

    正在疯癫状态下的何为整个人一顿。

    “我查过你的过往履历,以你现在的成熟度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每一个人的当下,都离不开每一个过往。

    当年的校园暴力带给不知多少个郑开朗一辈子的阴影,影响了他们余生的生活习惯,同时也影响了你一辈子的处事风格和你跟父母的相处模式。

    其实我们平时说一个人变好了,或者变坏了,都是一种片面的说法。

    准确来说,是一个人在正常行走人生路的过程中,在某些时间节点做出的某个抉择,使得他们接下去的行为更符合社会道德标准以及法律标准中的好或者坏罢了。

    你说的没错,人无完人,人也不会完全罪恶,杀人犯会因为听到小孩的啼哭声,毅然决然的跳入汹涌的河流中救人。

    不管我们是在享受当下还是在抱怨当下,都无法跟过去撇清关系。”

    “萧鹤?”这时,赵海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怎么这么久,媒体都散了,要让巡检员进来么?”

    还在咀嚼萧鹤说的那些话的何为一惊,“媒体...都走了?”

    “强迫你去面对媒体,这是违法的。”萧鹤俯看着何为,“我只是提了一句他们在外面,是你害怕面对媒体,所以你下意识的在对抗这件事情。

    以及,对抗你内心那个真实的自己。”

    何为身体一塌,再一次看向了郑开朗,慌乱的眼神开始真正的有些平静下来,“所以开朗他到底怎么了?

    他也成为能力者了么?

    不对...精神病院里不存在能力者啊。

    那他...?”

    何为终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萧鹤跟赵海对视一眼示意他再等一下,“他被人利用了,成了实验品。”

    “实验品?”这三个字自带着莫名的恐惧感,“把人当做实验品...是谁干的?”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何为捏了捏自己的鼻子,“那我能做点什么么?”

    “以你的能力,在这件事情上什么都做不了。”萧鹤直言道,“你做好你能做的就行了,别让巡检员等久了。”

    郑开朗的事情牵扯到了能力者管理局,萧鹤又说他是实验品,何为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确实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他迟疑了片刻后默默起身,先走到了郑开朗的面前,“开朗,对不起。”

    郑开朗并没有回应他,何为跟他对视了几秒后,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

    再次道歉后,何为迈步走向了门外。

    等何为走出了二号活动室,萧鹤走到郑开朗身边蹲下,从郑开朗的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机。

    手机屏幕已经碎了,好在还能开机。

    萧鹤又拿出自己的手机跟郑开朗互加了好友。

    “我爸妈从小基本都不在我身边,小时候我总是自己跟自己聊天,但我可能比你幸运一点,因为我有一个妹妹。

    所以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只想着怎么去保护别人。

    以后如果再有人欺负你的话,联系我。

    我尽量不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