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木 作品

第215章 黄家服软

    “玉书,你在什么地方?”

    病房内,黄文星刚刚挂掉老爸的电话,就一边穿鞋,一边拨通了董玉书的电话。

    刚刚董玉书让他去给叶尘赔罪。

    很明显,他认识叶尘。

    自己唯有带着熟人,叶尘才更有可能接纳自己的道歉。

    所以这有了这通电话。

    “市政办。”

    董玉书淡漠道。

    “玉书,我左思右想,觉得你说的在理。”

    黄文星厚着脸皮道:“我打算去给叶尘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但我跟他不熟,害怕他不接受。”

    “玉书,咱们是兄弟,你又跟叶尘相熟,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呵呵。”

    董玉书冷笑起来,“晚了。”

    “你们不但惹到了叶尘,还惹到了西境战神。”

    “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吗?”

    “兄妹。”

    “西境战神已经下令打砸了你们黄家的办公大楼,打算让你们装修完毕,再进行第二次的打砸。”

    “即便是神仙来了,也没法再说和。”

    “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董玉书就挂掉了电话。

    黄文星整个人都傻眼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开车直奔永善酒楼而去。

    刚到地方,就看到以黄家管家为首的众人被叶尘和叶纯扔到了楼下。

    听到叶纯冰冷的声音,黄文星直接跪倒在地上。

    不断的磕头求饶。

    “战神,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知道你就是西境战神,刚刚多有得罪,还请战神看在我不知的份上,饶过我一次,饶过我们黄家一次。”

    战神!

    西境战神!

    曲婷婷的脑袋嗡嗡直响。

    她错过了什么?

    要知道,国家西境一直受到边境匪徒的扰乱。

    可以说那一带民不聊生。

    很多人都逃到内部生活,造成人口严重流失。

    直到西境出来一个战神。

    她凭借一己之力,横扫整个西境祸患。

    让敌人闻风丧胆。

    这才稳住局面,让西境的人又重回温馨的家园。

    也因此,西境战神的名号特别响亮。

    提及西境战神,任何人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一番。

    说一句国家庇护神也不为过。

    甚至在西境人民心中,她就是神灵。

    给她竖立雕像,逢年过节上香祭拜,恳请西境战神长命百岁,守卫家国。

    没想到她竟然来了云海市,来了她的永善酒楼。

    曲婷婷单单是想到这些,她的心就在滴血。

    为何早不听女儿的劝告,帮助叶神医呢?

    对了,还有叶神医。

    他跟西境战神又是什么关系?

    从他们之间谈话的态度,好像西境战神对叶神医毕恭毕敬,更像是一个下属。

    那叶尘……

    曲婷婷不敢再想了。

    心疼。

    “得罪我还没什么。”

    叶纯淡漠道:“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竟然左口一个废物,又口一个窝囊废的骂我哥。”

    “我教训你一顿,打砸你们黄家办公大楼两次,只是给你一个警告。”

    “可你不但不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还派人来对付我们。”

    “这让我如何饶恕你?”

    “就是。”

    公输南音在一旁附和道:“打扰我吃饭的雅兴,你们该死。”

    “我……”

    黄文星欲哭无泪。

    吃饭的雅兴被打扰就要死吗?

    这不是坏人的逻辑吗?

    什么时候战神身边的人也这么蛮横了?

    “叶纯,算了。”

    叶尘摆摆手道:“他既然肯来道歉,也算是给足了诚意。”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谢谢,谢谢叶神医。”

    黄文星慌忙给叶尘磕头道谢。

    “当然,死罪可逃,活罪难免。”

    叶尘冲着公输南音道:“南音,你不是觉得他们扰乱了你吃饭的雅兴吗?”

    “那就查一下黄家,若是有任何违法犯纪的事情,就上报给你的唐英姐姐,绝不姑息。”

    “好。”

    查人,公输南音来了兴趣。

    点开手环,出现一个虚空屏幕,输入……她好像不知道黄家人的姓名。

    便冲着黄文星问道:“你爸叫什么?”

    “我,我……”

    黄文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查?

    堂堂云海市的一流家族,怎么可能经得起调查呢?

    没有一点点灰色的收入,不牵扯一些命案,怎么可能会把家族做的这么强大?

    “不说算了。”

    叶尘淡漠道:“我们走。”

    “我说,我说。”

    黄文星慌了,哭丧着脸道:“我爸叫黄宏章,我叫黄文星。”

    “我们黄家的确有一些灰色的收入,也牵扯过命案。”

    “不过那些都已经被摆平了,该给的补偿,我们黄家一分钱都没有少。”

    “这些不是你说的算。”

    叶纯冷冷道:“怎么给你们顶罪,是我们西境军说的算。”

    公输南音噼里啪啦一阵敲击。

    很快黄文星和黄宏章的资料便呈现在众人眼前。

    像什么开设地下赌场,欺男霸女,找夜场小妹,欺压平民等等,比比皆是。

    不说黄家,任何一个庞大家族都不可能干干净净。

    就算骨干成员能“守身如玉”。

    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谁有能保证招揽的成员不犯错呢?

    “把这些信息汇总之后交给唐英,让她负责调查黄家。”

    叶尘吩咐道。

    然后冲着黄文星冷冷道:“你回去告诉黄家的家主,全力配合调查。”

    “但凡有任何阻挠,你们黄家就不用存在了。”

    “是,是,我一定会告诉我爸,保证好好的配合警察。”

    黄文星哪里敢反驳,急忙答应下来。

    “滚吧。”

    叶尘把黄文星打发走,带着公输南音再次回到饭店用餐。

    虽然这里的饭菜没有用一百零八香烹饪出来的美味,可毕竟是野味,烹饪手法也极为独到,很合公输南音的胃口。

    那几十道招牌菜几乎全部进了她一个人的肚子。

    柳惜月感念叶尘帮她解决黄文星的事情,一个劲的给叶尘夹菜,引来公输南音不满,频频皱眉。

    她扒拉的更快,几乎是拿着盘子往肚子里面倾倒,完全不带嚼的。

    叶尘就那么看着她。

    好奇心越来越重。

    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她怎么可能具备这么大的饭量?

    肯定是体内另外一个灵魂在作祟。

    哎!

    还是得提升实力。

    等自己踏入到武灵之境,可以施展神识,便能跟公输南音体内另外一个灵魂进行沟通。

    才能得知其中的秘密。

    但饭菜吃的差不多了,房门被敲响。

    一个男人的恭敬的声音传来,“叶神医,我是董玉书,能让我进去说话吗?”

    “进来吧。”

    叶尘淡漠道。

    房门被打开,董玉书穿着一身正装出现在包厢内。

    冲着叶尘躬身施礼道:“叶神医,西境战神,打搅你们用餐了。”

    “我听说黄文星在永善酒楼得罪了你们,所以便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你们没有出什么事吧?”

    “你觉得区区一个黄家能让我们出事?”

    叶尘冷笑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若是再这般虚伪,就趁早离开。”

    “嘿嘿,还是瞒不过叶神医的法眼。”

    董玉书赔笑道:“是这样的,我爸来了,正在曲姨的办公室。”

    “能否请叶神医移步,咱们去那边商讨?”

    说话的时候,董玉书还特意看了一眼柳乐和柳惜月以及公输南音。

    很显然,他把这几个人当成外人。

    叶尘淡然一笑道:“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他们都不是外人。”

    闻听此言,柳惜月心中一喜。

    自己人?

    尤其当着董玉书的面说,那就代表着自己跟叶尘的关系又近了一步啊。

    “是省城那边的消息,我爸打听到……”

    董玉书的话还没有说完,叶尘便站起来道:“去办公室。”

    这件事情牵扯甚广,叶尘不得不小心。

    毕竟在巴旺山,他抢夺了华丰手下人的枪支,打断了他们的手臂。

    算是把华丰得罪的死死的。

    若华丰是个明白事理之人,那这件事情可能就直接揭过去了。

    但到现在华丰都没有任何表态。

    龙倩那边也没有传来消息。

    再加上近来省城那边的人不断来云海市搞事情。

    叶尘不得不怀疑华丰。

    兴许就是受到了他的指使呢?

    他不想把柳惜月牵扯进来。

    区区云海市的二流家族,面对省城一把手,恐怕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至于叶纯。

    她是西境战神,是国家的庇护神。

    叶尘不想让她参与这些灰暗的一面,免得影响她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声誉。

    “我也不能去吗?”

    叶纯皱着眉头道。

    “不能。”

    叶尘毫不犹豫拒绝,“南音他们还在这里,咱们刚刚又下令要调查黄家。”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一流家族。”

    “万一黄家反扑,柳惜月和南音他们谁来守护着?”

    “好吧。”

    叶纯不再执拗,点点头,答应守护着公输南音。

    而叶尘则在董玉书的带领下去了曲婷婷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