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枭 作品

第136章 第一次大规模战争

    这是史斌所经历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而是还是骑兵军团,以及骑兵的升级版:象兵。

    象兵由孟获指挥,一千骑兵由史斌直接指挥,练练实战统兵经验。

    其余兵由项羽他们指挥,但统帅是花木兰。

    不服也没办法,谁让属她资历最高呢。

    不过这对史斌没什么影响,  反正到最后他也是坐领统率之功。

    那个打工皇帝老兄,编入史斌的队伍。不受史斌指挥,只需要跟着走就行。

    确切的说,是带路即可。

    大理国不尚武,军事建设上,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为了吸引大离朝的人(主要是蜀中有钱的贵族)来大理国游玩(消费),大理国有很多小贩卖大理地图。

    目的本是方便外人游览大理国的美好风光,画的是事无巨细,桥梁沟谷都标出来了,反正大理国也不大,完成这个工作,对画师来说也没啥难度。

    大理国没能力引进雕板印刷技术,只能靠画师来画。

    这样也好,画师也能挣到点钱,糊口谋生一点问题没有。

    殊不知,这张随处可见的地图,在花木兰这种打仗天才眼中,自会别有妙用。

    第一步,她派人买来地图,这件事不费吹灰之力,连阳谋都算不上。就是一件普通的商业行为。

    第二步,她让史斌问打工皇帝,最近大理国有啥大型节日没有?

    回答是否。

    花木兰又派出侦骑,侦查前线。

    侦骑回报说,最近大理国虽然没有大型节日,  但守将老爷纳妾,是要庆祝的。

    就在两天后,到时所有人都要去祝酒,边防轮调,到了半夜会……(本想说会更稀松)。

    花木兰什么也没说,第一时间制止了他,还警告侦骑少说话。

    干侦探这行的人,都懂得机密的重要性。

    说错一句话都可能丢命。

    于是他赶紧闭嘴,花木兰把他留在史斌身边,不让他外出,也不再派发此人任务。

    但她授意史斌,以天尊的名义赐他酒肉,但不要赏钱。

    两天后的夜晚,大理国边境守将纳妾,举行盛大宴会。

    守夜人操练的地点离大理国有五十里地。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大离和大理边境,常年处于半废驰状态。

    经常有大离人来大理旅游,两国上百年不曾有战事,所以大理国从不防备战争,  打工皇帝大哥亦有机会在战乱时逃到大离。

    史斌本以为,  自己的宝贝媳妇花木兰大元帅肯定也跟兵书上说的似的,  在三更半夜时分,  怎么怎么地……

    但他没想到的的,大概相当于后世夜晚11点半的光景,花大元帅就下令行动了。

    象兵在后面慢行,一万守夜军,全部裹了马蹄,以不是疾行,但也不是很慢的速度走完这五十里。

    尽量不发出声响。

    到了子夜时分,大理边境守兵睡的东倒西歪。

    都没少喝。

    搭了帐篷就睡。

    两军相遇时,花木兰反而下令擂鼓前进,去掉马蹄裹布,唯恐敌人不知道她来!

    本来就没防备,再加上醉成这样,睡意上涌,这又突然吓个半死,大理边防军还道天降魔君,早就吓呆了。

    整个战斗过程也就二十来分钟,除了反抗战死的,其它的全部弃械投降。

    守将大哥第一个投降的。

    如果挂了,就没法享受和新娶的小妾共度良宵的美事了。

    史斌下令点燃火把,照的黑夜如同白昼。

    “你们看看这个人,认识他吗?”史斌指着打工皇帝大哥,厉声问道。

    大理军民看见段誉后,脸上皆露出惊惧,骇然的神情。

    天哪,竟然是他!

    他们对望一眼,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集体下拜:

    “参见皇上!”

    段誉很会做人,不发脾气,不责怪他们背叛,当即安抚:“你们受奸贼裹挟,朕不怪你们!若肯改过向善,朕一概宽赦!”

    这帮苦大兵听了这话,一见老皇帝身边那么多军队,哪还有敢造反之心?

    何况被赦免后,不会问责,那还帮高氏卖命做什么?

    高氏残暴,重敛于民,远不如段誉宽仁,给边防军的待遇也不好,把每月的酒肉减了二十顿。

    本来每天都可以吃一次酒肉的,高氏当权后每月只能吃十天了。

    “愿助皇上复位!”

    这帮人赶紧表忠心。

    史斌让五虎将各率一百守夜骑兵统领他们。

    这帮步兵如果敢中途生异心,直接斩之。

    战场上的事,风云突变,不得不防。

    “灭火,吃饭,休息!”

    花大帅做事相当高效。

    奔袭五十里,得让人马休息。

    吃饭时,象兵赶到了。

    花木兰命令他们赶紧吃饭。

    大象比马有长力,体力恢复的快。

    大象睡觉也是站着,太重了,卧不倒。小象和母象躺着。公战象无论休息还是睡觉都是站着。

    只休息半个时辰,花木兰下令军队迅速前进。

    疾行!

    大军开到部失于,于路大喊“老皇帝复位!”

    重新点燃的火把,只映在段誉身边,大理民众被惊醒,看到老皇帝来了,纷纷出来凑热闹,也都高喊道:“支持老皇帝!”

    段誉欣喜的冲百姓抱拳。

    不知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不久前他们也是如此支持高氏的。

    守夜军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一个老百姓愿意支持战争。

    不管是对高氏还是对段氏。

    部失于有大理国的一千精骑兵,中间有座浮桥,战场只能选在桥下的开阔地。

    守军听到动静,急忙穿衣服骑战马,此时天刚闪出鱼腹白。

    此地守将名叫高柱,是篡位皇帝高量成的宗族子弟。

    他看见段誉在,也不可能投降对方。

    段誉友善的跟他打招呼,他这人对谁都随和,这是天性,改也改不了:“高将军,如若投降,朕宽恕你!”

    高柱不友善的对打工皇帝回敬道:“放你妈的大狗屁!”

    不能劝降,打吧。

    这回花木兰派出三千象兵。

    守夜军骑兵闪到两边,给象兵腾出道路。

    孟获举着大斧冲了过去,三千象兵以猪血抹脸,煞是狰狞。

    大象嗷嗷叫唤着,很是兴奋,他们准备享受杀戮的快感!

    段誉绝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是个仁君,不希望看见自己人喋血战场。

    史斌仿佛预感到,大象把部失于守军踩在脚下是个什么画面。

    但这些并未发生。

    两军还未撞上,部失于守军的战马几乎全部惊厥!

    高柱大喊一声:“冲啊,缉拿反贼段誉者,赏百金,十口猪,五十壶酒!”

    别嫌少,大理国实力就是这么差。

    即使悬赏目标是打工皇帝,也只能开价这么多。

    你要非要求万户侯,十万两黄金。

    那高量成大哥也只能哭着对你说:“你走吧,朕不求你了。朕把裤子当了也给不出这么多钱。”

    谁不知道动不动赏万金,封万户侯最能调动人们的积极性啊,那你也得有那实力啊。

    高柱热血沸腾的冲了上去。

    以悍不畏死的勇气冲了上去。

    他本想利用战马的机动性,绕过象兵,直接拿下段誉!

    他对自己的武功很自信,他是大理国第一高手。

    然后他的战马被三千只大象的吼叫声吓坏了,把他摔了下去,屁股都摔裂了。

    那画面……说是月经吧,月经也流不了这么多血。

    反正那个画面相当喜感,大将高柱摔地上爬不起来,屁股后面全是血。

    流的一地都是。

    三千只大象高高兴兴的朝着他这边奔了过去。

    钢柱子一样的巨腿,把大地踩的隆隆作响。

    那声音震的他耳膜疼,太让人肝颤了。

    象兵背上的骑士,可能是嫌他不够害怕,想把恐惧再给他升级下,大声叫喊着:“踩烂他,踩烂他!”

    “别杀我,投降,投降……”高柱捂着脑袋发疯一样的求饶。

    但是现在才求饶,实在太晚了。

    段誉这人,太仁慈。

    仁慈的太过度了,都不配当皇帝!

    他不计较对方是反贼,赶紧大喊:“别杀他,给他个活命机会!”

    孟获大骂道:“你这尿皇帝,当大象是战马啊,晚了,煞不住了!”

    与此同时,巨大的黑影闪过,仿佛天空都黑了,粗壮巨大的象脚重重的踩在高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