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观鱼 作品

第1285章 白亭之危

    陈贯,湘北人,少从军,熟于弓马,颇有将略,二十五岁前,未进老宣王视线,后来陆云烟即位,大受重用,提为威卫将军,历任从军司马,湘北郡守,参与中原大战、湘南战役、宣楚之争,五王灭胡等多次重大战役。

    万勇者,身材魁梧,有勇武,少时好游侠,曾在宣国战乱时多次劫富济贫,后被燕齐收编,上表陆云烟,多言忠孝、仗义之举,宣女王破格事用,万勇青年从军,屡立战功,先后随燕齐拒楚关,参与渡河战役,率千余人夜袭楚营,大破楚军,守南陵,擒楚将,北上攻取中原,战功赫赫。

    此二人,皆有促进秦宣融合之功,是陆云烟为宣君时的嫡系将领,可谓忠心耿耿。

    见二人出列,燕齐当即说道:“陈贯为主,万勇为副,你二人即率本部兵马,进击徐家口,拔掉灵军的军事据点!”

    “得令!”二人齐齐震声抱拳,转身出了大帐。

    等其走后,副将谭震忍不住说道:“燕帅,徐家口是白亭退往蔡州的必经之路,灵军为了后路所想,在那里可是有重兵把守,且占据要道,绝非轻易可图啊。”

    燕齐正在低头看着沙盘,那上面不仅有山川河流,代表秦军和灵军的小旗也分布的非常清楚。

    重新布置了一下小旗后,他说道:“进攻徐家口,能拔掉那里当然最好,如若不能,我军也必须给灵军绝对的军事压力,用以配合大王的主力战场。”

    白亭这边的军事作战,由燕齐主导,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对阵樊缺,也多有战术碾压。

    这可是当初的宣国第一统帅,名将之流,为宣女王打下了多少土地和城池,又抗击了多少外敌。

    有其在这里,萧远是绝对放心的。

    而一个合格统帅的谋划,必定是以大局出发,他的决定,亦会直接影响整个秦灵战场。

    另一边,六盘山。

    前线的战事还在持续爆发,一方的秦军要夺下要塞,另一方的灵军亦是拼死坚守据点,寸步不让。

    双方血战,历经两日,早已到达白热化的状态。

    中军大帐中,孙起正在看着军事地图。

    不多时,一名偏将走了进来,他浑身浴血,模糊了本来面目,抱拳说道:“孙帅,我军数次强攻,可敌军壁坚,拒不得入啊,是否要改变当下战术。”

    “继续打。”孙起头也没回。

    “这,是!”偏将抱拳,又快步离开了。

    帐内还有一名文官,见孙起盯着地图已经好久了,他动了动嘴角,试探性道:“孙帅,魏广其人,乃灵国名将,并非酒囊饭袋,如此血战,等同毙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你说的没错,魏广的防守战法,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孙起终于回过了头,说道:“可是为了配合主力部队,我们必须如此,这是全局问题。”

    在秦军这样多线的凶狠攻势下,前期,灵军占有防守一方的优势,还能相对守住,可是时间一长,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尤其主城蔡州,到了第八日的时候,灵军的主要防守力量已经快被摧毁,所剩兵力,更是不足万人了。

    各线的战报,亦如雪片一般,不断飞向灵王。

    尤其是樊缺,所派哨骑快报,来回奔走,数次言明当下战局的利害关系。

    他在信中向灵王说到,白亭短期之内,确实不可能丢掉,但现在秦将陈贯,正在猛攻徐家口,企图切断我部与主城之联系,由于燕齐的战术突进和兵力问题,徐家口一旦丢失,左翼白亭将会被彻底隔绝在外,届时,就是想回援也不可能了。

    更于书信的最后,着重阐述,现在徐家口还在坚守,要道未阻,白亭兵力尚能回撤蔡州,但时间紧迫,望陛下速断。

    这个望陛下速断说明了军情的紧急性,灵王阅过之后,也陷入了深深的忧虑。

    站在下方的程平出列说道:“敢问陛下,是否白亭有紧急军情。”

    灵王看了他一眼,“樊缺将军称,徐家口已岌岌可危,请求蔡州,速速给出下一步军事部署。”

    “徐家口?”程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王充则明显有些着急了,慌忙说道:“陛下,这徐家口可是至关重要啊,一旦被秦军占领,就等于白亭和蔡州失去了军事联系,不仅左翼危矣,蔡州的调防也成了关键问题啊。”

    他这说的完全就是废话,灵王岂能不知,因此懒得理会这句,而是直接问向程平道:“军师怎么看?”

    程平犹豫了一下,“臣还是那个建议,最好保留兵力,转战瑞州,方为上策。”

    “可就这么放弃蔡州,朕实在心有不甘。”灵王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又道:“这样,为防白亭变故,先让樊缺率本部兵马撤回蔡州,只丢左翼还能保住主城,右翼的六盘山,魏广还没有太大危机。”

    说白了,他还是想再拖一拖。

    程平觉得这没什么意义,想说什么,可见灵王那样,又无法开口,最后只能是默认了。

    这个决定下了之后,灵王的书信也快马加鞭,当日就送到了白亭。

    营帐内,樊缺读完书信,没有做任何犹豫,因为他的请示,正为调兵回防。

    当即环视一周,下达命令道:“今日一战后,入夜,辎重部队先走,留守部队舍弃营寨,先到徐家口与方将军汇合,再退回蔡州。”

    “这。”有将领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道:“可是将军,白亭丢失,秦军将占领蔡州左翼,虎视主城啊。”

    樊缺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此乃陛下的命令,再者,徐家口的恶战你难道不知?”

    “是,是末将失言。”

    樊缺这边准备舍弃白亭撤退,行动也很快,当天夜里,辎重就被全部运走,至第二天,留守部队在象征性的抵抗了一番后,也全线撤出了阵地。

    秦军趁势攻占白亭,这个时候,有秦将开始建议燕齐,分出三路兵马,传令陈贯,配合围剿徐家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