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只只 作品

第002章 家族猴戏

    微笑的望着舱门外的少女们,桀少轻轻的摆摆手。

    但当舱门关闭,阻隔了少女们的视线之后,那一抹微笑瞬间消失。

    “家族依旧打算那样对待我吗?”

    登陆舰豪华客舱内,桀少坐在椅子上单手拄着下巴问萧安国。

    “......是、是的,”

    萧安国掏出粉色的手帕擦擦自己额头的冷汗,

    “非常抱歉,少爷。”

    “抱歉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那么,应该传达的传达了吗?”

    “少爷放心,已经通过家族可靠的渠道传回去了。”

    “唉,都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这些遗老遗少到底怎么想的,还有心思搞这种猴戏。”

    “......”

    萧安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桀少有些羞辱的话语,既无法坦然的承认也没办法反驳。

    “可惜啊,这又要欠皇妃人情了。”

    看到桀少坦然自若的闭嘴不言,萧安国开始祈祷家族那些老绅士们别闹的太凶。

    之后,

    “非常感谢各位在白忙之中拨空接受这样突然的召集,本次召集的理由,是因为这边这位萧桀——前第一顺位继承人的遗子,家族已除名的弃子。他身为圣德军事学院,既现在的奥威斯军事国军事总校第三分院的学生,在校期间,多次参与暴力犯罪事件,并且对银河帝国第三公主博林·克里奥派特拉·冯·索菲亚·安妮殿下有大不敬行为。”

    啊——还真是如此呢。

    下了飞船,没有热情的接待,也没有冷嘲热讽的嘴脸,只有冰冷的枪管和严肃的士兵。

    随后,桀少就被带到了这里,属于萧家的摩天大厦,而这栋大厦的地下18层,正是家族内部审问会所管辖。

    在这一区域内的其中的一间房间内,审问会的会长正弯腰面对在场的中年绅士们。

    “虽然,此人已经不属于家族成员,但是其恶行恶状已经严重到会对我们家族在外的名誉产生影响。当然,鉴于人权宣言,以及即便是犯罪者也有自我辩护的权利,本审问会在此给予萧桀一个辩护的机会,希望各位能多多谅解与配合。”

    桀少站立在审问会会长的正前方,他缓缓对桀少拉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那么,审问会正式开始,请各位就坐。”

    桀少的周围没有椅子,坐下来的只有在场的绅士们。

    唉……这是打算让人站着接受无聊的审问吗?

    方法真是老套呢。

    嘛,不过自己也不是柔弱到对于这么点小手段就叫苦连天的人。

    不过这地方的空气真难闻啊。

    桀少不由的观察起来,房内几乎没有亮光,只有数张长桌,排成u字型将自己包围了起来,而桌前,就坐着包括会长在内的数位中年绅士。

    “不要那么紧张,先说好,在场的所有人可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哦,”

    会长随口揶揄着桀少,

    “这审问会并不是要给你定罪,若不给你解释的机会就处罚你,实在太可怜了。所以,身为你的父辈,你的长辈,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为自己辩护。也就是说,这里所有人都是你的同伴哦。各位说是不是啊?”

    “不错,记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的,现在真是长大了啊。不过,你做的事情也太荒唐了,怎么能至家族的名声于不顾呢?”

    “呃……谢谢各位体谅。”

    他们竟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吐出这种违心之论?

    好吧,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桀少懂了。

    “好了,你也知道我们是站在你一边的了,首先确定下事情的真相吧。萧桀你冒充银河帝国第三公主的驸马,并勾引银河帝国第三公主博林·克里奥派特拉·冯·索菲亚·安妮殿下,还参与了奥卡亚人类叛乱,这是事实,没错吧?”

    哦?

    某种意义上桀少还真佩服这些人,这脑洞开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关你屁事。”

    桀少轻轻送上轻蔑的话语。

    “什……什么?!”

    左侧一个眼神凶恶,下巴蓄胡的男人惊讶的开口。

    “我说,我想和哪个女人搞在一起,和你们有关系吗?你们管得着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货色?我叛乱不叛乱的,那也是奥威斯军部监察部队的事情,你们一个小小的家族审问会什么时候能管起奥威斯的军政大事了?”

    桀少必须承认,在太空港老老实实跟着走的自己是个白痴,跑到这里和这些人浪费时间真是失策,这根本就是场闹剧!

    “你!你!你!……”

    审问会会长显然没有想到桀少会是这种态度。

    “你什么你,既然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办事的态度。老老实实的按照我的安排,还能保证你们继续享受到高高在上的感觉,否则,等着被那两家吃的干干净净,然后抹脖子上吊吧!”

    “大逆不道!”

    “太过分了!”

    “这孩子没救了!”

    桀少冷冷的看着周围的绅士们对自己发出指责的声音,别以为自己不清楚你们的心思。

    退一万步讲,这根本不是什么自我辩护的机会,这完全是在“有罪”的结论下进行证据补充罢了,然后在证词下,不光是自己要受制于家族,甚至可以以丑闻的形式去威吓银河帝国皇室,毕竟安妮还没有行成人礼。

    “你们的猴戏打算耍到什么时候?”

    桀少冷冷的看着正襟危坐的绅士们,身上的煞气渐渐不可自抑的散发了出来。

    “……”

    弥漫在小小房间里面的杀气,让深入骨髓的寒冷浸透了诸位绅士的身躯。

    “……你…..你…..想……干什么?”

    审问会长感觉到了气氛明显的不对劲,

    “萧……萧桀…..警告你,这里……这里……这里是首都星!”

    “私自囚禁、审问银河帝国的驸马,你们打算让银河帝国有借口宣战吗?”

    “?……!?你说什么?你是银河帝国驸马?!不是你冒充的吗?”

    突如其来的说辞,让审问会长有些捉摸不定起来。

    “呵呵,人家贝尔托莉丝·希尔格尔皇妃都承认了。就算现在,安妮也跟着我一起来到了首都星,你们的情报工作,做的还真到位啊。”

    “?!……!?不可能!!”

    “哟,皇妃大人,别来无恙啊。”

    打开腕式光脑,接通早已准备好的超空间通讯的转移视讯。

    “哎呀,驸马呀,你抛下我女儿一个人在哪里happy呢?”

    早就跟桀少串通好的皇妃大人皮笑肉不笑的在虚拟屏幕中看着他。

    “这可不是我随意抛下她,我只是被一个小小的家族给囚禁了呢,他们对于我作为驸马的问题有很深的疑问,打算审问审问我啊。”

    桀少将画面调转,让皇妃可以看到审问会长。

    “!咦——!”

    审问会长发出压抑的惨叫,下意识的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