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权秦舒柔 作品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谨遵教诲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谨遵教诲

    萧权要出去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暂时还没想好,由谁陪萧权出去。

    一般人还看不住萧权。

    长老们亲自上阵吧,他们的精神实在是有些不济。

    精神不好,照样容易被萧权忽悠。

    于是,长老胡乱找了个借口,道:“萧大人初来昆仑山,还没为萧大人接风洗尘。”

    “萧大人不必如此着急。”

    言外之意是,萧权是贵,该有的礼仪不能少。

    萧权想要出去逛逛,也得等这接风洗尘宴过了,再去也不迟。

    长老此举,明显是缓兵之计。

    能拖过今天,等他们都歇过来了,他们再陪萧权出去熟悉昆仑山,这才是稳妥之计。

    长老顿了一下,继续道:“萧大人要是确实觉得待在这院子里无聊,可以在皇宫里活动活动。”

    皇宫里人多眼杂,在这么多人的监视下,萧权也不敢整什么幺蛾子。

    听长老的话,萧权今天是出不去了,他淡淡道:“也好,那就有劳长老安排了。”

    长老随意指了一名奴才,道:“你好好伺候萧大人。”

    被点名的下人,赶紧应声:“是,长老!”

    萧权淡淡道:“好了,萧某就不打扰长老了,长老若还有事要处理,便去吧。”

    长老道:“那老夫就失陪了。”

    “我们晚宴见。”

    萧权淡淡眸光淡淡地看了长老一眼,算是回应。

    长老随即转身离开。

    .........

    .........

    白鹭洲。

    在乾坤笔和春晓图的帮助下,赈灾物资已经运到白鹭洲。

    原本还想借着物资被烧一事大作文章的人,都还没想好怎么实施这计划,便听到物资压根没被烧的消息。

    原来,赶到白鹭洲的秦舒柔,当时就在距离海边没多远的地方,瞧见海边忽然起火,出于好奇她便上前去看看。

    一走近才发现,竟然是白起从牧云州运过来的赈灾物资被烧了。

    秦舒柔第一个念头就是,肯定有人从中作梗,想把这件事也往萧权头上扣。

    在得知萧权已经知道,并且已经派春晓图前去牧云州运送物资后,秦舒柔跟白起等人统一口径,否认物资被烧之事。

    也就是说,一旦有人借题发挥,传一些对萧权不利的传言,他们统一的口径就能打那些散播传言的嘴巴。

    毕竟白鹭洲的百姓自顾不暇,没多少人会留意到物资被烧这件事实,即便有人注意到,只要白起他们咬死不认,加上确实有物资发给百姓们,百姓们不仅不会多说什么,还会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这样一来,那些对萧权不利的传言也就不攻自破,那些针对萧权的人也就吃瘪了。

    白起听罢,觉得秦舒柔此计不错,便按照她说的,假装他运来的物资没被烧过。

    统一完口径之后,白起便开始指挥手下搬运物资。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白起等人变得异常小心,不给敌人可趁之机。

    最终,物资可算是顺利分到每一个白鹭洲百姓手里。

    百姓们心中的情绪也消减得差不多。

    也因为白起的出现,白鹭洲百姓对萧权的好感瞬间直线上升。

    大家都知道,白起乃萧权的护才,他出现在这里,就跟萧权出现在这里,是一样的,能让百姓们莫名地心安。

    事实上白鹭洲每次有事情发生,基本上都是萧权解决的,是萧权助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经此一事,百姓们对萧权的信任与崇拜更甚,那些想着借传言挑拨萧权与白鹭洲百姓的人,计划注定是要落空的。

    同样为萧权护才的祖逖,早就对白起崇拜得不得了。

    白起真是给昆仑奴长脸,竟然当上了牧云州将军。

    除了萧权之外,祖逖最崇拜的人就是白起和蒙骜。

    相比起蒙骜,祖逖对白起的崇拜要稍微多一点点,毕竟先当将军的可是白起。

    证明白起的能力是比蒙骜强的。

    白起难得来白鹭洲一次,祖逖自然是不会放过见白起的机会,他趁着休息吃饭的空挡,静悄悄地凑到白起身边,眸光闪闪道:“白大哥!”

    以前在暗渊,他俩是认识的,祖逖都是叫他白大哥,叫习惯了,便脱口而出。

    叫完他才忽然反应过来,这么称呼白起不妥,不由改口道:“白将军!”

    白起眸光淡淡地看了祖逖一眼,道:“祖逖?你不是应该跟在主人身边吗?”

    萧权没在场的时候,白起还是习惯用主人来称呼他,这样也能表达白起心中对萧权的尊敬。

    他始终记得,若没有萧权,就没有他白起今天。

    祖逖道:“您有所不知,萧大哥,就是主人他虽然收了我为护才,但从不带我在身边。”

    就留着他在白鹭洲发展农业。

    说实话,祖逖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虽不及白起,倒也差不了多少。

    让一个拥有如此实力的护才在这里耕种田地,祖逖觉得萧权大材小用了。

    但这是主人的命令,护才只能听令行事。

    白起淡淡地“哦”了一声,道:“那你听主人的就是。”

    萧权自由萧权的思量,身为他的护才,听令行事就行。

    相比之下,当萧权的护才简直不要安逸太多。

    白起道:“切记,脚踏实地,切勿做对不起主人之事!”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要祖逖不要好高骛远,不要背叛萧权。

    祖逖听出来,他拍着胸膛道:“白将军放心,我一定谨遵您教诲!”

    白起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道:“以后还是叫我白大哥吧。”

    “没别的事的话,赶紧干活吧。”

    祖逖爽快道:“是!白大哥!”

    他的脸色如常,实际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白大哥,还是他的白大哥!

    他也能跟白起一样,成为萧权的护才,真好!

    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白鹭洲的赈灾工作进行得很是顺利。

    然而,远在京都的人还不知此事,只知道白起的物资被烧了。

    这个消息就如皇帝等人所料的那般,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京都百姓们的耳中。

    一时间,京都的沸腾程度上升了几个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