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权秦舒柔 作品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能解疑惑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能解疑惑

    在这场火燃尽之前若是到不了的话,那他们来了,也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皇都易主的份。

    到时候,乾坤一定,西域军想要扭转,那是不可能的。

    到时候,大魏军把守城门,援军想要攻进去,比登天还难。

    城门的火,足足烧了一天一夜。

    烧得整个皇都人心惶惶。

    生怕火会烧进来,将他们的房子烧毁。

    按道理说,在战争中,百姓们更应该担心大魏军攻进城来,肆意烧杀掠夺。

    可百姓们在这方面没有过多的担心。

    有依林镇作为版本,皇都的百姓也相信,万一西域军真的败了,大魏军也会善待城中百姓。

    所以,他们怕就怕这场火会殃及他们罢。

    好在,这场火没有烧到他们头上来。

    西域军企图与大魏军同归于尽的消息,当时就传回了皇宫中。

    王后薨逝,文武百官都得守在皇宫中。

    其实从皇宫往城门方向看,可以看得见城门那边浓烟滚滚,大臣们能知道城门有大事发生。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西域将军被敌军杀死,西域军气急之下,倒火油,放火欲与大魏军同归于尽。

    西域军的做法很是英勇,值得赞扬。

    但他们此举的结果,搬起石头砸死自己之外,对大魏军的影响不大。

    大魏军九成九都安全撤退了!

    何必!

    何必做如此多不必要之牺牲?

    大臣之中,最为愁苦的莫过于丞相。

    丞相神色复杂地看向王后的棺木,压抑住心中的怒气。

    是的,丞相对王后很是不满。

    她是两眼一闭,从此不问世事,却给西域留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

    事到如今,就是丞相想收拾,这烂摊子也是无法收拾的!

    也难怪三皇子没了踪影。

    换做丞相是三皇子,他也会趁早溜之大吉。

    若说这烂摊子还有收拾的余地,还能收拾一下。

    问题是没有啊!

    这援兵都还没有到,守城的西域军就全军覆没了。

    唉!

    真是白费了众先王的心血!

    丞相和朝中大臣也是想不明白,国王在位时,王后明明是一位贤淑之人,为何国王前脚一走,王后就变了个人似的?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还有明泽,是生是死,也没个说法。

    这时候,一个看着眼生的侍卫走到丞相身边,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闻言,丞相深邃的眼眸不由一亮,看了眼侍卫,沉思了片刻之后,道:“你是什么人?”

    此人看着眼生。

    侍卫不敢看丞相,他唯唯诺诺道:“丞相息怒,小的也是迫不得已,才把话带进来的。”

    这个侍卫本来是守宫门的,就在方才,萧权咻地一下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自报身份,然后叫他们代为传话。

    听说是萧权,就是他领兵攻打的西域,侍卫们自然不会给萧权好脸色,更不会帮他带话。

    侍卫当场是拒绝了萧权的。

    但萧权信誓旦旦地道:“此事事关西域百姓,事关你们家人的安危,你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做侍卫的,都是在刀尖上舔血过日子,对生死不是太过在乎。

    可若是他们还有家人呢?

    他们不能不顾家人的安危吧?

    萧权的厉害,从大魏传到西域,不知被美化了多少。在侍卫心里,对萧权还是有几分畏惧的。

    更何况,萧权还那他们的家人说事,不得已,侍卫便答应萧权去传这个话,帮萧权把丞相喊出来。

    丞相闻言,不动声色地起身,缓缓地从灵堂上走出来,一路匆匆走到宫门口。

    离宫门口不远处,有一间茶楼。

    萧权把丞相约在这儿。

    丞相在茶楼外踌躇了一下。

    如今皇都处于战争期间,各家各户都关起了门,唯有茶楼酒肆还开着,可也是无人问津。

    这一眼看进去,里面除了掌柜的,就是萧权。

    萧权早就听见了丞相的脚步声。

    他眸光淡淡地看向丞相,道了一声:“来都来了,为何还犹豫?”

    萧权当然知道丞相犹豫什么。

    在这种时候,西域丞相与大魏帝师见面,让人瞧见了,难免会有通敌叛国的嫌疑。

    丞相也是被战事扰乱了心神,一路上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只是听了侍卫的话,便火急火燎地出了宫。

    来到茶楼前,丞相才恍然大悟,想起这么一件事,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更应该避嫌才是。

    于是,他仿若没有听见萧权的话,自顾地转身准备回宫。

    他刚转身,萧权便叫住了他:“丞相,何必如此急着走?”

    “不妨坐下来,萧某或许能解您心中疑惑。”

    不是开玩笑。

    王后的举止,在西域大臣乃至整个西域百姓眼里,都是谜之行为吧?

    他们一定很想知道王后为何要将西域置于如此境地吧?

    萧权知道啊!

    闻言,丞相的身影顿了一下,也只是一下,然后就继续往前走了。

    看着丞相远去的背影,萧权不由冷笑一声,这丞相,原则性还真是强啊!

    但是,他以为他现在回去,就能证明他没有通敌叛国吗?

    即便他在王后的丧礼上离开皇宫,这件事没有人注意,可传话的侍卫和守宫门的侍卫知道他出来了,还知道他是应萧权之约出来的。

    哪怕他利用权利让这些人对此事闭口不谈,可这天底下就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体!

    也就是说,从丞相赴约的那一刻起,丞相就已经让人有了通敌叛国的嫌疑。

    而且,这嫌疑他洗不清。

    萧权起身,身形一闪,来到丞相面前,淡淡一笑道:“丞相放心,茶楼的掌柜口风严谨,是不会将此事说出去的。”

    “至于那些侍卫,他们自然是知道分寸,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

    先不说丞相位高权重,不是一般人敢得罪的。

    就说如今大魏军都打到家门口了,他们也没有这个闲情去八卦这些事情。

    即便他们说丞相出宫见萧权,只要丞相一口咬定是侍卫们污蔑他,就没人敢拿他怎样,反正空口无凭,不足为证。

    若是丞相心狠一些,可以治他们一个污蔑朝廷官员之罪。

    闻言,丞相有动容之色,他抬起眼皮子,眸光深邃地看了萧权一眼,然后扫了四周一眼。

    目光所到之处,除了他和萧权,再无旁人。

    他这才转过身,进了茶楼。